活不下去的中产阶级

2012年5月1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中产阶级是经济繁荣发展的结果;其存在有助于社会理性、稳定的发展,减少社会动荡;更重要的是,中产阶级形成了强大的消费力量,追求有质量消费的需求,推动经济持续发展,也推动社会各方面的进步。

背景

高房价、高税收、负利率、股市……一座座大山正压得中国的中产阶级们越来越喘不过气来。

他们本该是中国消费的主力人群,是中国经济转型消费最重要的力量,却正盘算着一旦生病住院,手里攥着的几十万不知道够不够花。

挣多少算中产阶级?

近日,一股份制银行员工抱怨年薪20万在北京生活压力依然很大,仍活在社会最底层。有网友就说,我年薪几万,我在地狱吗?20万年薪在国内算得上中等收入了,可是为什么中国的中产阶级活的这么不幸福呢,挣多少才算是中产阶级呢?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指出,在中国,按购买力计算,年收入在13,500至53,900美元的人群可被视为中产阶级(人数约为1亿)。波士顿咨询公司2010年的研究,将中国月收入超过5,000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约为790美元)的人群,划为中产阶级及富裕消费者(到2020年将超过4亿人)。

不管以什么标准和定义来划分和界定中产阶级,中产阶级都是一个相对和变动的概念。我们不必过分关注到底怎样划分和界定中产阶级,甚至也不必斤斤计较于中产阶级的数量到底是1亿、还是4亿。

中产阶级是随着经济发展产生出的这样一群人,他们不再受限于资源的短缺和贫困,不再为基本生计所困扰。他们为满足超出基本生活必需品的需求而消费。当然,他们并非富可敌国,也不能挥金如土。但这个群体,构成了强大的消费力量。

消灭中产阶级指南

按照麦肯锡的报告,年薪20万显然算是中产了,可是他们为什么喊自己生活在底层呢?

那是因为在中国,消灭一个中产有很多种办法。

显然,中国内地的中产阶级无法享受到香港人20万年薪只交200块钱个税的幸福。与发达国家物价相比,中国商品中所含的税比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高,是美国的4.17倍,日本的3.76倍,欧盟的2.33倍。然而重税并没有换来应有的社会保障,当他们当手中攥着几十万想要创业做点什么的时候,却不得不担心自己一旦生了病,这几十万恐怕都不够花。

面对北京上海等一些城市动辄三四百万的房价,一套房子已经足以消灭一个中产阶级了,买了房子的中产阶层不得不减少消费和投资。

可是,在投资门槛较低的股市也是黑幕重重。在目前中国以圈钱主导,极少分红的资本市场上,散户盈利者已是凤毛麟角。据统计,2011年,我国股民平均亏损达到4万元人民币。如果投向民间借贷,指望高回报,那更可能连本钱都被卷走。

于是,中产阶层尴尬的发现,他们虽然衣食无忧,手里有点小钱,却永远够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原本以为垫垫脚尖,伸直手臂就能够到的幸福生活,却被各种各样的制度制约着,无法触及。这才有银行小职员发出了年薪20万生活在底层的呐喊。

如果中产阶级滑向低收入阶层

事实上,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和生活状态都在下降。经济学诺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近年来一直痛斥贫富差距扩大,2011年5月发表在《VANITY FAIR》杂志上的文章,指出身居美国财富金字塔顶端的1%人口每年收入占全国总收入将近四分之一。若以所拥有的财富而论,这1%人口所控制比例达40%。而在25年前,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2%和33%。过去10年来,上层1%人群的收入激增18%,中产阶层的收入却在下降。而对于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人来说,收入的下降尤其明显——光是在过去25年里,就下降了12%。

中国的情形更加糟糕。首先是贫富差距更加极端。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日前表示,2008年,中国隐性收入9.3万亿,80%集中在20%高收入家庭,其中最高端的10%就占了隐性收入的62%。最高收入的10%家庭和最低10%家庭的人均收入之比是65倍。李迅雷先生表示,“我曾计算过08年国内灰色收入总额大约为4.7万亿,以为有点高的离谱,不想王小鲁的结论比我多一倍。”

未富先分化的结果,将使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非常困难。

我国的农村仍然是小农经济,在城市中一不小心就滑入低收入阶层的中低收入阶层为了买房买车节衣缩食,高收入阶层放眼全球消费市场,拉动国内消费的边际效率极低,这些人无法构成中国制造业升级换代的主要消费群体。

所有的传统产业要突出重围,依靠的都是收入上升的消费者的升级换代的改良型消费。以中国的不锈钢产业、家电产业、传统的服装产业为例,不锈钢日用品消费占比越来越高,甚至成为拯救不锈钢产业的救命稻草;节能节电型的品牌家电则是家电业消费的希望所在,至于服装等行业,依靠的则是人们越来越时尚的品味,越来越讲究的衣着。没有有效消费群体就没有利润,所谓产业升级、中国经济转型消费就是无源之水。

此外,在目前的中国民企生存已经非常困难,高昂的税收严重遏制了民企的活力,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民企老板跑路已是家常便饭。与此相对应的是国企海龙欠了一屁股债,却依然是僵而不死。体质内外的差距越拉越大。

在目前的中国,中产阶级除了大量滑下低收入阶层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移民海外。他们带走了大量的财富,离开了自己最熟悉,本应该是最容易获得事业上成功的地方,而国家中国也失去了这些潜在的社会精英力量。这本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却每一天都在上演着。

如何拯救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这个词本来源于美国。他们的总统奥巴马在阐述自己对中产阶级的理解时,更强调生活的质量、尊严和保障,他说:“过有质量的中产阶级生活,开始于有一个薪水不错的工作,我们谈的不只是工资,我们谈的是尊严,是保障。我们谈的是你的养老金是安全的,你的健康保险是可靠的,你年老的父母和孩子能得到照看的,你的邻居是安全的,有体面的学校,你的孩子将健康成长。如果他们希望,你也希望,他们是能够上大学的。”

贫富差距、机会不公、税收不公,听着非常熟悉——全球的不公表现形式不同,但实质都是相通的。发展中产收入阶层,只有靠抑制疯狂的印钞机,抑制虚拟资本主义,靠透明的收入申报制度与公平的税收体系,给全体国民以公平的创业、分享经济发展红利的机会,产业升级才能成功。要发展民生,请从培育中产收入阶层、减少公务员红利、惩罚资本与货币市场的不公开始。

结语

一套房子消灭一个中产阶级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当中产阶级也为生活所迫时,为养老担忧的时候,中国的经济也将越来越喘不过气来。年薪20万,“生活在底层”正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尴尬处境。

 以上内容摘自腾讯财经!




本站的发展离不开您的资助,金额随意,欢迎来赏!

You can donate through PayPal.
My paypal id: itybku@139.com
Paypal page: https://www.paypal.me/361way

分类: 生活堆砌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